四次实习

来源: 时间:

  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在学习的道路上,我们总会收获各种各样的快乐。转眼,我跟测量结缘已有12个年头了。我经常会想起过去那些美好时光,想起在我成长过程中教导过我的老师、帮助过我的朋友。特别是那些实习经历,就像我人生的印迹,让我终生难忘,也让我见证了测绘技术在这十几年中的飞速发展。

  1997年9月,我参加了郑州测绘学校登封实习基地的地形测量实习。登封是一个秀丽、舒适的旅游小城,实习基地就在离嵩阳书院不远的山脚下,测区在附近的小村庄里,我们就像当地的村民一样经历了一段难忘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野外测量生活。当时还是白纸测图,用水准仪和经纬仪做控制、打散点,所有的数据处理都是通过计算器和笔照着公式算出来的。所有同学不管是来自农村的,还是城市的,每天都戴着一顶大草帽,奔跑在田间山头。午餐时就随意找块能坐的地,拿着馒头,就着咸菜,有时还有点儿卤面,一群人围坐着津津有味地吃完。休息时就在小山坡上采点野枣当零食。当然也有一些意外发生,野外测量工作常常有不可预料的危险。那次,一个平日里看起来很柔弱的武汉女孩被村子里的狗咬伤了,但她吭都没吭一下,每天照样跟着大家出测,不过在我陪她去打针的时候,她还是哭了。这样的生活对于我们来说是新奇的,兴奋的心情使我们完全忘却了测量的艰辛。那时真是年轻啊,结束一天的工作,只要吃过晚饭,所有的疲劳就一扫而光,我们会成群结队地去滑旱冰,到小摊上吃一元钱一份的绿豆刨冰,去露天广场唱卡拉OK。因为白天的辛苦,似乎有了理由这样“奢侈”,那也是我们最愉快的一段时间。实习只有一个月就结束了,我们用最基本的测绘技能圆满完成了任务。这次实习也给我打下了扎实的测量基础功底,那也是我唯一接触过的需要画等高线的测量工作。

  2000年,我到原武汉测绘科技大学读书后又参加了一次地形测量实习,任务是测绘学校的平面图。这次我们采用了静态GPS定位设备作控制,用武测自己编制的软件进行平差,虽然测量成果还是在聚酯薄膜上手工绘制,但作业效率明显提高了很多。这一次实习似乎跟艰苦搭不上边儿,这个时候的作业手段有了很大的进步。

  提起实习,不能不想起我所就读的制图系的传统实习课程——庐山地质地貌实习。庐山是地质界的活化石,我们每天在实习老师的带领下一边听老师关于地质地貌形成、发展的讲解,一边领略祖国的大好河山。我们的实习经常引起游客驻足,他们也如学生听课般倾听老师的专业讲解。在我们住宿的长城宾馆附近,有一个电影院,每天不间断地播放着同一部经典电影《庐山恋》。于是,就会有男生在闲暇之余邀请心仪的女生去看这部电影,当然也成就了一些佳话。我们也就是在这种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身临其境地完成了一次别样的、寓教于乐的实习,给我留下了大学时代最美好的一段记忆。

  2004年7月,我毕业分配到上海市测绘院工作,又参加了实习。这一次时间最长,有半年,实习内容包括院内所有的常规测量。院里为我们配备了各种先进的测量仪器,全站仪、RTK、电子水准仪设备等完全取代了老式的测量仪器,数据采集和处理有了专用的掌上电脑设备和软件,作业过程已经向无纸化靠拢,所有的成果都是数字化的,部分成果还转换成数据库格式,存入院数据库。我亲身体会到测量技术已经迈进一个崭新的时代——信息化时代。

  这时的城市测量也改变了我以往对测量的印象。外业测量都配备有专用车,测量人员身着统一的工作服,测量设备也是最先进的,吃饭可以下馆子,住宿可以进宾馆,收入当然也很可观。有时候在马路上作业,当路人不断地向我们行“注目礼”时,自豪感油然而生,观测也更加专注、从容,仿佛在做一项神圣的工作。

  这次实习,院里还特意为我们安排了重大工程的测绘任务。其中,东海大桥复测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当我到达目的地,一座几十公里的大桥出现在一望无垠的海面上,我完全被那种壮观的景象震撼了,同行的参与过东海大桥测量的同事一直在给我们介绍他们当时在海上作业的经历。同事们说:“那时海上什么都没有,一望无际,是我们测绘人开始了修建大桥的第一步。”言语中充满着自豪,我第一次深刻地感受到测绘工作的魅力。测绘人其实就是拓荒者,在人类文明到达的地方,都有测绘人开拓的身影。(上海市测绘院:黄厚)


打印推荐给朋友】 【 关闭

【相关报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昵称:               [查看评论]

主管: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   主办:国家测绘局管理信息中心
E-mail:support@sbsm.gov.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莲花池西路28号  邮编:100830
京ICP备05053822号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